干货分享(顾忠宝简历)顾忠良书法,漫谈玉雕温润之道——海派玉雕大师顾忠华创作赏析,

发布时间:2024-02-29 14:08浏览次数:times

希望能将自己对于美玉的形、色、质之感悟,融入玉雕创意与风格之中,把中国几千年的玉文化体现在玉雕作品之内,这就是笔者认为的玉雕。

和田玉子料玉雕作品《太平盛世》 55.71毫米×38.52毫米×49.62毫米 196.05克

一、步入玉器时代

古往今来,国人崇尚玉、爱玉,视玉为祥瑞,都是因为中国人对美玉有着非比寻常的深厚感情。古人讲“美石为玉”,将玉和人物的品德相比,契合儒家思想,便有了“君子比德于玉”“君子无故,玉不去身”等说法。

如切如磋,如琢如磨,几千年来,美玉温润坚重的精神早已沁入国人骨髓——崇玉赏玉佩戴玉,已然成为中国文化精神重要的外在表现。玉也因此成为了性情修养的象征物。

我们的先民从对玉质的审美认知,到赋予其特定的精神内涵,是经过一个非常漫长的历史过程的,也是在长期的社会实践和劳动生产中慢慢培养起来的。丰富的经验使他们认识到了玉的特性,对玉秉持一种特有的感情,以至形成了绵延数千载而不断的玉文化。而孕育和产生这种玉文化的基础,便来自遥远的史前时期。

和田玉子料玉雕作品《洋洋得意》 98.7毫米×50毫米×43毫米 369克

和田玉子料玉雕作品《五龙出东方》 200毫米×150毫米×60毫米 850克

根据现有记载,中国的先民最早使用玉石材料的时间不会晚于六十万年前的旧石器时代。但当时的先民并没有将玉和普通石材相区分,而是将其和别的石材一样,打造成他们赖以生存的工具和武器等。在经历了数十万年的玉石并存阶段后,先民终于度过了玉石不分的历史时期,逐渐对玉和石作出了区分,重新进行认知,希望借此能够获取超乎寻常的能力,并意识到了玉和石在美感上所存在的重大差异。这也促使先民在使用功能上对美玉和石头有了新的判断。审美意识的觉醒促使工具用材的材料和质地被进一步划分,由此发展到了新石器时代的晚期,装饰精美的玉器出现了,中国玉器工艺发展史上迎来了第一次高潮,人们将其称为“玉器时代”。

二、今朝风华绝代

玉在中国古代文明起源中扮演了重要的角色,随着历史的变迁,社会分化,王权兴起,古代帝王掌握了生产、使用玉器的大权。历代玉器均有自己的标准样式,形制非常明确清晰,这就是客观的时代风格,特征十分鲜明。又因为历史上有那么几个璀璨的时间节点,才使得“王玉”走向“民玉”,促进了玉器发展勃兴、玉器文化普及、玉器市场繁荣。尤其是两宋、晚明和有清一代,由于工商业的发达和玉器的商品化生产,朝廷、官员和富足人家竟然都有在同一间店铺购置玉器的事例。民间往来促进玉文化的发展、传播与交流,文房、宴饮、鉴赏、收藏等物质文化生活也体现在交际往来的方方面面。“从前王谢堂前燕”,不仅飞入帝王家,也更广泛地流传于民间,玉文化因此得到了更大的发扬。

和田玉子料玉雕作品《逐鹿中原》 111毫米×43毫米×33毫米 257克

时代的变迁和洗礼并没有冲淡玉文化的发展趋势。中国自古便有“四大名玉”的说法,时至今日,工艺美术作品在市场交流中也以“四大玉石”声名最著:第一种为和田玉,产于昆仑山脉及河床中,产地以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和田地区为主,抛光后呈蜡状光泽,往往依据其颜色和质地纯净度来进行和田玉价值评定;第二种为独山玉,产地在河南省南阳市,为斜长石类玉石,质地细腻纯净,具有油脂或玻璃光泽,抛光性能好,透明度高,优点是常常能见到三种以上的色调组成颜色艳丽的多色玉;第三种为岫岩玉,产于辽宁省鞍山市岫岩满族自治县,外观呈青绿、黄绿、淡白色,半透明,抛光后呈蜡状光泽,颜色比较丰富,很受人们的喜爱;第四种是绿松石,是使用历史古老的玉石之一,呈现出深浅不同的蓝、绿等颜色,具有蜡状光泽。此外,还有一些颜色明艳讨人喜欢的玉石品种,如黄龙玉、桃花玉等。更有一些不良商家以盈利为目的,在市场交易中以一些非传统工艺使用玉料如“阿富汗料”“韩料”等来以次充好,让不明就里的消费者蒙受损失——这种市场乱象应该引起重视,希望广大消费者能够通过专业检测鉴定机构的测评识别真相,从而避免上当受骗。中国玉文化的发展,始终伴随着中华文化艺术的发展传播一同起伏。热爱生活的人们注重意气相通、情感交融,社会生活发展了,人民幸福指数提高了,玉器市场的繁荣都会有一定程度的体现。尤其是近二十年,人们开始崇尚玉器,对于玉器的喜爱程度持续提高,超过了以往任何一个历史时期。

和田玉子料玉雕作品《瑞兽》 54毫米×20毫米×27毫米 35.3克

和田玉子料玉雕作品《龙生九子》 51.5毫米×52.4毫米×32毫米 139.5克

三、玉不琢不成器

玉器不同于一般的商品,它的价值虽然主要由劳动量所得,但不是绝对的,在很大程度上受到原料的影响,受到雕刻设计者对原料艺术处理手法的影响,优劣程度不同的玉石虽属同一个品种,但其价值却有着天壤之别。玉雕者的技术条件、加工技术、处理手法是否得当,都对玉器最后的成果有直接的影响。

玉雕者需要具有独立设计和制作的能力。玉雕工作不是随便说说就可以的,不仅需要靠个人的聪明才智,还要有娴熟的技艺、精巧的设计和精细的抛光打磨,更重要的是要有对这块玉严谨认真的创作态度——所作所为,并非只是一件产品、一件工艺品而已。此外,比对也能出成绩。

和田玉子料玉雕作品《苍龙无悔》 70毫米×70毫米×74毫米 740克

(一)看料形,选造型

设计一件作品时,首先要看取这块料形,分析出比较适合于何种题材,因为每一件玉都有“感及自身”的原生意义。比如长寿多福类的玉件,一般都用寿星、寿桃体现,也可以用代表长寿的龟纹、松纹、寿字纹来表示。再比如,“福在眼前”这个题材的表现,通常都是“一个古钱中有眼”,“钱”与“前”又是谐音,加上蝙蝠,便寓意“福运即将到来”——不仅有“意”,还要通“俗”,更要传“情”,这都是来自民间、流行至今的古代玉器雕刻传统题材。

和田玉子料玉雕作品《王者之气》 65毫米×43毫米×16毫米 87克

(二)神似“以色貌色”

解决了“形”的问题,接下来,就要取用玉雕材料的“色”,即“俏色”。根据玉雕材料身上附着氧化的皮色、原料本身的颜色和所谓的“杂色”(杂质的颜色)来进行整体设计,也就是说要按照创作题材进行材料选择,留下能与设计相应的部位。玉料丰富的颜色和玉质搭配,为制作中巧用俏色提供了良好的物质基础,也使得做出来的玉器精美、形象、生动逼真,给人以栩栩如生、活灵活现的感觉。

(三)难在“剜脏去绺”

对玉雕者来说,真正有一定难度的应该是原料上的一些瑕疵处理。大部分的材料或多或少都有瑕疵,除了少部分无瑕疵的原料外,都要进行“切磋”,需要玉雕者刮掉那些纹理杂质和开裂部分,或去或避,保形保料,再根据原料剩余形状的外部特征设计作品,以达到“最大限度地用料”。在设计后的雕琢中,不可避免地会出现水线、杂质等问题,这就需要玉雕者随机布势地去处理掉或“遮住”,真是煞费苦心。

和田玉子料玉雕作品《鹅》 29.07毫米×12.73毫米×42.77毫米 20.93克

和田玉子料玉雕作品《一马当先》 65毫米×33毫米×12毫米 55克

(四)不忘“与古为徒”

玉雕这一行的“饭”是不好吃的,如果技艺不精,就会出现选材随便、造型不合理、章法错乱、层次不明、疏密不当、比例失调和做工粗糙等现象。要做好这门功课,就要老老实实拜师求教、苦心钻研,还要在日常生活当中贴近自然、寻求题材、不断创新,同时更不要忘却古代玉雕匠人工艺制作手法的精髓,努力提高自己的技艺水平。

和田玉子料玉雕作品《龙凤君子印章》 38毫米×35毫米×33毫米 88克

和田玉子料玉雕作品《庄周梦蝶》 55毫米×36毫米×28毫米 75克

总之,“玉不琢,不成器”,再漂亮的美玉,也不过是一块石头而已,要点是能够体现出文化内涵和艺术造诣。正如先民当初所面对的“玉与石”的问题那样,我们也应该继续进行思考:如何追求玉之美,融入心与力。希望能将自己对于美玉的形、色、质之感悟,融入玉雕创意与风格中,把中国几千年的玉文化体现在玉雕作品之内,这就是我认为的玉雕。

人养玉、玉养人。因为玉之美,生活更精彩!

和田玉子料玉雕作品《雄鸡》 57毫米×31毫米×11毫米 51克

和田玉子料玉雕作品《一路如意》 94毫米×38毫米×35毫米 150克

四、我的玉雕之路

笔者历经雕琢玉器的生涯将近三十年,深刻体会到玉石雕刻工人的艰辛。一件作品的设计制作、成功与否都汇聚了琢玉人的辛酸苦辣。这让笔者懂得一个道理:只有好手艺是不够的,对待每一件作品都需要有自己的理解,不仅是对玉雕文化及创作素材的理解,还要有对生活的感悟。笔者自幼酷爱传统雕刻艺术,有幸得到了前辈的熏陶和指教。

顾忠华工作照

美玉集天地之灵气,是自然界的“精英”。经过勤劳的琢玉人的精心构思和精湛雕琢,玉被赋予了人文气质:寄情万古,坚贞不屈。从古至今,玉石都是文人墨客的“心头好”,从而形成了博大精深的玉文化。

和田玉子料玉雕作品《马踏祥云》 350毫米×320毫米×90毫米 4200克

笔者自学艺以来,创作都以“挂件”和“手把件”为主,风格偏好“明清件”,力求以圆润的外形与紧凑的线条相结合,把玉最完美的一面表现出来。近几年来,于传统玉石雕刻件的形神处理上,笔者也逐渐总结出了一套独特的创作思路,略有些心得体会。

和田玉子料玉雕作品《人生如意》 48毫米×28毫米×18毫米 34克

和田玉子料玉雕作品《洗象》 42毫米×66毫米×45毫米 176克

一件玉器珍品,不但要料好,更要传递出中国文化。真正的传统工艺,讲究在美感上结合阳刚与阴柔,特别注重图案间的疏密关系、器形的浑厚和端庄以及线条的自然和流畅。

玉雕已经成为笔者生命的一部分,前行就要创新,进步必然探索,这艰辛而漫长的艺术生涯,需要不断设计。了解中国几千年文明的历史典故,努力掌握国内外艺术精华,一边精心设计,一边精心制作,不断探究美和美感,这便是雕刻过程中的温润之道吧。

和田玉子料玉雕作品《龙的传人》 44.04毫米×18.69毫米×64.61毫米 77.32克

关注《中国宝石》杂志,及时获取权威珠宝行业信息,准确定位珠宝消费市场

璞玉雅藏和田玉官网微信扫码 关注我们

  • 手机咨询13912794059

  • 24小时电话咨询0512-65183307

Copyright © 2012-2023 朝隆合文化传播 版权所有 地址:苏州姑苏区世茂广场南区5幢213-214朝隆合玉器展馆 备案号:苏ICP备16050641号 网站地图